溪语缠绵_买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买肉 (第1/2页)

    冬至过后,北风呼啸,寒流滚滚,气温急剧下降。常言说,小寒腌菜,大寒腌肉。这会子才刚进小寒节气,老太太就着急忙慌地催促老头进城买肉。

    六点钟的太阳还没从沉睡中苏醒,老两口便利索地穿衣起床,忙活早饭。收拾停当之后,老太太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沓钱,数了五张崭新的票子递到老头面上:“村里人都说城里猪肉便宜,你也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头应着老太太的话,“听说猪肉是十五块钱一斤,要是真像他们说的价格,俺就把五百块钱都割了肉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想了想,又抽出三张零钱:“这二十块钱是来回路费,多给你十块钱,留着你买碗热汤面!”

    老头把钞票对折揣进裤兜,顺手捎上一个化肥口袋,他和老伴打声招呼,便轻轻带上院门,踏上窄窄的水泥路直去马路方向。

    稀疏几根直直矗立的灯杆上面发出微弱的光亮,零星几点鸡叫狗吠声散落在村庄的院落巷道。天地间还是雾蒙蒙的一片,脚边枯死的荒草微微摇晃,西北风呼扇而过,他赶紧整整帽檐,又把化肥口袋向腋上拢了拢,胳膊弯紧紧夹住口袋,双手插兜,跺跺脚,又缩了缩脖子,还是觉得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东方开始见亮,路灯的光晕渐渐消失,来来往往的人流声与车流声唤醒新一天的开始。366路公交车往返于村庄和城市之间,夏天吹凉风,冬天冒暖气,坐着舒服,价格收的也十分公道。老头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半坐半躺,不大功夫就呼出鼾声。个把小时之后,车到桥北站,老人微微见醒,他打着哈欠跟随众人一起下车。

    拐上半圈地就是偌大的菜市场,他来过好多次,道儿记得清清楚楚。这里鸡鸭鱼肉,牛羊肉,狗肉,兔肉,还有一些他也叫不出名字的荤肉满处都是。水滴滴的蔬菜水果码放的整整齐齐,车里拉的,地上堆的,袋子里装的应有尽有,看得人直花眼睛。

    时候尚早,老头掏出打火机点了烟,忽听得耳边有人吵吵:“打起来啦!那边打起来啦!”

    老头轻轻呼出满口烟雾,又深深吸足一口之后,才把烟头夹在指缝间瞧向不远处。“咚”的一声响传来,一个壮汉子应声栽倒,老头立即扔了半截烟,几步凑到近前。看样子是动真格的,摔倒的汉子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来,瞬间攒足力量朝着刚刚踹他的汉子那胸口窝飞去一脚,对方惨叫,倒趴在地上,他扑腾着爬起来的时候嘴角已是鲜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呀!”聚集而来的人群中有人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我今天跟你拼了!”他抹掉嘴角的鲜血,随手脱了羽绒服扔在地上,又将腰上系着的黑色腰包取下来也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凭你也想跟我玩命?”这个汉子也脱下臃肿的棉服。

    “我非杀了你不可!”满口鲜血的汉子虚晃几下拳脚,似乎心里有所顾忌,又折回头一把捡起地上的腰包,他迅速扫过人群一眼,直奔老头跟前用生硬地口吻命令他:“你拿着!我打完之后,你再还我!”

    老头本能的接过腰包,忽觉心里一热:这包看着平常,掂在手里才发现包向下沉,隔着包摸进去硬硬的,愈发感觉厚实,比划着基本与中指一般长短。瞧着包上只有两个拉链头,它们被指甲盖大小的密码锁牢牢锁在一起,动弹不了。他断定包里一定装着成沓的票子,这要真是钞票的话,至少有五万!五万?自己恐怕要花两年功夫才能挣到这些钱,这包要是自己的该有多好!

    眼珠儿滴溜溜乱转,他的脑筋飞一样思索,此时的两个汉子早扭打成一团。自己该怎么办?老头狠狠心,他悄没声息地退到人群外面。

    “啊呀,要出人命!”

    “流血啦,得报警啊!”

    两个汉子越打越凶,人群开始骚乱。此时不走,等着干啥?老头把腰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