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语缠绵_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 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(第1/1页)

    川流不息的人与车在马路上一刻不曾停留过,它们相互交织组成一段紧张、忙碌,但又有些躁动不安的旋律,并不是特别美妙。人们为了生活奔波,为了梦想奔波,为了许许多多他们认为值得奔波的东西去奔波。

    电视上说,没有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分别?我大概快要沦为一条"咸鱼"了,只是暂时没腌透而已。

    马路边上有一男一女撕打起来,看起来像是一对小夫妻,男的魁梧,女的小巧。

    两人边打边骂,一旁小孩子哇哇大哭,不到两个回合,女的败下阵来,只是嘴里不依不饶,细数男人从前的种种不是。男人呢?除了拳就是脚,拳打脚踢,毫不留情,仿佛这个女人就是世界上一等一的恶妇,大有杀她之心。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真想给这个男人一顿教训,但被理性与涵养克制住,我没动手,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:我根本打不过人家。

    一把推开男人,我大声喝斥:“你打女人算什么本事?只有自卑懦弱的男人才会通过打女人来换取一点点所谓‘男人’的尊严!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更高:“我打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回一句:“我告诉你,打老婆的男人最无能!男人就去干点男人的事,无能!”

    男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我还想说点什么,正打算张口,这时候女人从地上爬起来,衣衫不整,头发乱得像大火燎过似的,满脸雀斑,黄色的大门牙爆在嘴巴外面……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你凭啥说俺男人?他打俺又没打你?你算老几?……他是俺男人,又不是你男人!……你凭什么欺负俺家里的?”

    我后退了几步,因为女人的唾沫星子早已经喷到我的脸上,此时我真是又生气,又后悔。

    男人也开了口:“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!”

    我是肠子也悔青了,回他一句:“好!好!打得好!这娘们就该玩命地打!往死里揍!弄死她算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人群中有人笑出声来——真是丢人丢牲口,气死我了,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!

    八点赶到工作单位,我看见同事小王偷偷抹眼泪。

    原来小王的工资卡在她丈夫那里,自己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,哪怕就是花十块钱也得向丈夫伸手。丈夫呢,极其抠门,一块钱也当成心肝宝贝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小王与丈夫发生口角,今天早上丈夫居然连早餐钱也不给了,小王饿着肚子来上班。

    她鼻涕一把,眼泪一把,直到我答应借给她十块钱买早餐,她才稍稍平静。

    中午,我建议她自己办张银行卡,每月工资适当留一点,自己存点零花钱,然后,……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她横眉倒立:“小杨,你说什么?一家人的钱不存在一起?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想让我离婚吗?”

    我连忙摆手:“不是,你误会了,我只是说……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她更不高兴了:“说了就是说了,告诉你我们感情可好了,这次是我惹他生气了,否则他对我那个好啊!你什么意思?不就是欠你十块钱吗?你以为我还不起吗?”

    她又瞪我一眼:“晚上回家我问老公要十块钱,明天就还给你!世界上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?随随便便就撺掇人家离婚?”

    我继续解释:“我没有,真没有想过让任何人离婚。再说了别人离婚,别人存点私房钱与我并没有任何关系,我没那个动机。”

    她认了死理:“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后来,我发现她已经把我拉入黑名单了。

    我想说的是,被拉入黑名单的人,不一定都是坏人,还有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